关注:
你当前的位置 官网首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吴玲伟:高考完被当作“大人”的我们,却不知如何成为大人
页面更新时间:2019-07-18 11:55

      

原标题:吴玲伟:高考完被当作“大人”的我们,却不知如何成为大人

一场私人的朋友间的对话,整理后发布出来,希望里面的某些看法能够和你产生共鸣。(吴玲伟(V姐),以下简称V 对话人(V姐多年的好友,记者),以下简称C:)

C: 看你的朋友圈关注的范围特别广泛,除了生活和事业之外,还关心政治、科技,你很像学理工的?

V:其实恰恰相反,我学中文的,但是确实关注的内容比较广泛,可能跟大学学编辑有关,后面在实习和工作中又做了一段记者,所以对新局势、新趋势一直很关注,包括今天的中美局势。

我很同意任正非底层的价值观,实际上就是用人类观和国际观来对待一切,集成全球的力量推动人类文明,为全球人类的发展做贡献。

今天人和商业都需要放在国际的环境下来思考和对待,这个世界只会越来越开放,无论科技和市场都是在跨越国界在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所以中美局势如何走向有可能会关系到我们每个人未来几年的成长指数和幸福指数。

而就科技这件事,我一直觉得人工智能这件事不单纯是科技创造发明的事,也是人类文明和智慧集中体现的事。

人类如何掌控和管理越来越聪明的机器,如何解决智能化带来的道德和法律风险,如何面对机器的拟人化,和人的数据化,这个不仅是科技创造的未来,更是人类文明要不断去构想的未来,我很好奇,也很愿意参与其中。这和学什么似乎没有太多关系。

确实有不少人觉得我像理工的,大概因为我喜欢探究事物的本质和背后的逻辑,也喜欢和朋友们去交流一些科技前沿的事情,这个领域有太多是我所不知道的,所以就更需要去学习去交流,把他们真正搞明白。

C:前一段你写了一篇文章,关于华为的,你怎么看待华为和联想?

V:前一段我在朋友圈写了一段话。

“人能够受到尊敬,往往因为四个层次,依次往上分别是:

1、能力;2、思想;3、价值观;4、格局。”

能够四者兼具的往往堪称伟大,而如果一个都没有,就可能是长着成人身体的巨婴,人、企业皆如是。

联想有很长一段时间,在这四个方面都是国内企业中领先的,因为柳总不仅会用人,有能力让联想做到全国乃至全球第一,柳总输出了一套非常系统的管理思想,包括管理三要素、如何发展接班人等等,区别于西方的管理思想,本土化、接地气,大家都在学;

也有非常强的价值观系统,包括每一年每一天都在进步,说到做到等等;

柳总的格局也是备受尊重的,他总是让大家跳出画外看画,自我复盘,要让中国岿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等。

说实话,我非常敬重柳总,高山仰止,也很庆幸当年毕业加入联想,学到了很多系统的方法,以及非常好的管理体系、职业素养。

展开全文

但是这几年联想确实在思想、价值观、格局上没有太多的输出,在中国企业中没有产生更多引领性的思想和方法,传递出的价值观似乎和客户之间很难形成一体化的共鸣。

大家对联想还是有很大的期望,而这几年的对外传播不太理想,所以就有了认知上的反差。

而反之,华为曾经因为对外传播的很少,在行业内打单极度狼性而受到不少诟病,但是华为能够耐住寂寞,二十年如一日,坚持自主创新,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这样的价值观非常适合于这样一个浮躁和焦虑充斥的商业年代,让人们看到了专注和坚持的力量。

从来没有过一个企业和一个国家的战争,而作为企业的带头人任正非的访谈让人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开放、博大、和坚定,这样一个老人让每个看完访谈的人不仅有了强烈的认同感和自豪感,还感到了宁静和抚慰人心的力量,跳脱了个人情绪甚至民族情绪,来客观、理性地看待这场战争。

任正非以及华为无论在能力、思想深度、人类正向价值观的传递,以及格局上来说,都创造了新的高度,堪称世界级伟大的企业家和企业。

前两天看《规模》说企业发展规模的极限是1000亿美金,当时就很感叹看来华为已经突破企业的极限了,真牛。今天还是需要榜样的力量,所以华为成为了一个榜样,我也非常希望用这样的能力、思想和格局作为自己前进的榜样,我也希望用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的价值观来带领团队和企业。

C: 这几年你钱柜777创业感受最深的是什么?

V: 自己成长的太慢,有很多思维、行动和表达的惯性,需要突破。创业就是一个自我成长的过程,包括能力、认知力和心智模式的成长,其中心智模式最为重要。

你所受过的煎熬和挑战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能够始终保持初心,始终保持积极和阳光的态度,始终坚持创造价值,始终在学习和成长,就是成功的创业。

C:如果给你一个填空题,人生就是______,你会怎么填?

V:我曾经看过有人说,人生就是自己和自己的妥协,自己和世界的妥协,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妥协这个词太消极,似乎是和不好的地方低头。

换一个词吧,人生就是自己和自己的握手,自己和世界的握手。你拥抱自己、悦纳自己,同时也拥抱世界,参与和接纳他人,以及整个世界。

C:创业中你觉得最艰难的是什么?

V:我觉得每一天都很艰难,没有一天不难。有的时候看到小朋友在得过且过的时候,我就忍不住想说他们。

但是想一想立场不一样,他们如果停下来,大概会想想明天的工资会不会满额发给我,而我停下来,则要想的是明天公司会不会死亡,所以每天必须拎起自己的衣领继续前行。

C:你最无法容忍你的员工哪一点?

V:最无法容忍没有尝试过、没有全心全力努力过就说不行。我大多数都是因为这个批评他们,说完了以后又后悔。我会觉得你们这么年轻,为什么不努力,甚至不读书、不学习,去干就是最好的学习和成长,这是一个多好的舞台和环境。

但是反过来又会自我反省,那也还是使命、价值观和机制做得不够好,比如华为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就能让每个人心甘情愿地和公司同命运、共患难,心甘情愿的做一个奋斗者,所以还是自己成长太慢,必须更多地提升自己的能力。

C:你会和你先生谈你公司的事情吗?

V:基本不会,我们基本只谈家庭里的事,我觉得每个人大概都有几个圈子,家庭、朋友、事业,家庭里基本是生活和孩子,事业里基本就是同事和伙伴,朋友就什么都可以谈了。

我觉得自己最好的角色应该是做朋友,做亲人和做公司的创始人,我都容易苛责,而作为一个朋友我不喜欢在里面出头,做一个有参与感和能够倾听的人就好,朋友们去玩带上我,我是个什么话题都能聊的人,也是个玩心很重的人。

C:你觉得你的朋友会怎么评价你?

V:大概会说我是一个很真实、很率性的人吧。我觉得大概喜欢我的人会很喜欢我,不喜欢的就很不喜欢,无所谓了,人活着不是让人喜欢的。

对于自己而言,我还是希望自己是有趣、有内涵的人,是一个让人舒服的人。

C:你说你对亲人和员工会苛责,你对自己最不满意的是什么?

V:情绪,我还是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我说话不会绕弯子,说话经常说得比较直,批评的比表扬的多。

有时候觉得为什么会对家人和小伙伴发脾气呢,因为近,比较放肆,还有觉得对他们有责任直接指出来,但反过来想还是自己素质不够、修养不够。

C:你最喜欢的状态是什么?

V:宁静!在任何时候都能够掌控自己的情绪,从容而自在。走的每一步都很坚定和踏实。

C:关于宁静,你能够举一个例子吗?谁是这样的人?

V:你问的时候我想到的是杨绛,从容而自如,内在充满力量,生命无比丰盈。但是杨绛先生后半生活得太苦了,看《我们仨》哭了好多次,我还专门给杨绛先生写了一封信,但最后也没有寄出去。

我希望我50岁以后的人生比之前还更加丰富多彩,50岁之后我希望我能去海外游学,去学校再学习,去没到过的地方走一走,学一个没学过的乐器,再多学几门语言。

C:你最糟糕的状态是什么?

V:哈哈,去年有一段时间很糟糕,感觉都要抑郁了,虽然我不知道抑郁是什么感觉,但就是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不想说,也不想见人,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观,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

作为一个表面看起来很强的人特别悲催的就是,我跟朋友们说我要抑郁了,然后朋友说,玲伟你不要随便开这个玩笑啊,你怎么可能抑郁呢。我马上说是啊不可能不可能。其实这时候来个温暖的抱抱是最好的。不过,我应该属于神经特别大条的,过几天就缓过来了。

因为自己也是创业者,所以我特别理解每一个创业者心里的难,而中国人太不善于表达了,大部分创业者的艰辛只能自己往肚子里吞,吞久了就容易出毛病。

所以我很喜欢AA加速里面的一个环节,就是表达我是谁,用诗意写出自己的状态,让自己从未表达的表达出来,让自己真的被听见被看见,可以在一个安全温暖的环境下去暴露自己的脆弱和焦虑,在这个场域里大家会忍不住的相互拥抱和鼓励,不需要太多语言,但是我们彼此能懂。这也是坚持做AA的理由之一,让创业者能够彼此倾听和相互拥抱。

C:你对你的孩子严厉吗?你是个慈母还是虎妈?

V:还好吧,有时很严厉,但还是比较开明,我给我孩子的空间比较大,大部分事情让他们自己选择。

我不太把孩子当孩子,我会和他们讨论一些大人的话题,会和他们谈关于男朋友女朋友、怎么选大学,人应该怎么活着,应该怎么思考,我经常会和女儿说,读书学习是你自己的事,不是我的事,学好了不是为了当学霸,而是让自己有更大的自由选择的权力。

我会看我女儿的动漫和儿子的绘本,也会推荐我的一些书给我女儿看,比如未来简史、人类简史等等。我会和孩子一起学英文歌。现在孩子懂得很多,必须尊重他们独立思考的能力,也要珍视他们纯净善良的天性。

C:你怎么看待教育?你对和孩子的关系满意吗?

V:我对当下的教育是存在看法的,比如现在语文试卷里的阅读题,让学生排序,只能有一个答案,女儿被扣分了,老师要求家长要阅后签字,我说你哪错了,她说只能按13425,不能15423,我看完说明显你的答案要比标准答案更有创意,为啥只能按那个啊,她说不行,老师说只能这个,我写的就是错了,真是把我气坏了。

为什么我们今天的教育都是封闭式问题,而不是开放式问题,为什么只有标准答案,而没有创造性答案,为什么在孩子充满灵性的时候把他们强行装进盒子和条框里,对此我是非常担心的,我其实非常希望在这方面能够发挥自己的作用,能够去做出一些影响和推动。

对于和孩子的关系,我觉得还好,但是平常我太忙了,陪伴的时间太少,所幸他们都非常阳光开朗,人缘也非常好,在学校里都是非常受小朋友喜欢的孩子。

在我看来只要孩子身心健康,我就是满意的,今天孩子们获取信息的渠道太多了,爆炸式的信息对他们会产生各种影响,我认为今天孩子的心理健康和独立思辨能力,远比学习成绩更重要。

C:你做AA加速器可以归到教育领域吗?

V:过去我很排斥把AA归到教育,我希望加速区别于教育,我从做AA的第一天就提出来创业者是不能被教育和培养的,只能被发现和助力的。

不过今天我觉得归入也没有问题,我们正在为中国的创业创新教育上开辟一条不一样的道路,完全区别于封闭式和填鸭式,完全区别于权威和老师为主体,而是还原教育的本质,用工具和方法,去专业系统地引导,去发现和助力未来的改变者,而不是让他们变成框子里的人。

让我们的学员,我们的创业者,我们的传统企业家,都能够在同一个时代脉搏下,同样变得性感起来,都具备先进的工具和方法,成为有独立思考和行动能力的主体,让他们能够更好更有质量地创业创新和突破。

甚至我想倡导将创业创新教育变成大学生甚至中学生的普遍义务教育,前几天看《少年的你》预告片,里面有一句话很触动我:

“高考完我们就变成大人了,但是从来没有一节课教过我们,如何变成大人。”

其实人生除了自我、家庭、情感、事业就是最大的一部分,可是怎么择业,怎么从业,怎么创业,怎么面对失败,怎么创新创造,从来没有系统的教过,也没有方法让大家刻意练习过,为什么我们不能把这样的内容放到中学、大学里,真正以实战式教学,让大家系统地学会用户、价值、产品、团队和商业的本质。

这一点,AA做的八布法还是很靠前,它是很系统的创业创新方法论,也被上百个不同阶段不同领域的项目反复验证,让大家真的干出来,能落地,创业有方法,创业不迷茫。

最近我常想除了AA之外,我还想做什么?

做一个创业大学吧,不是针对创业者和企业主,而是针对大学生,完全让大家干出来,开学就是创业定点和组建团队,毕业即项目路演,里面有专业化的工具和专业化的引导,没有导师,只有引导师。

让孩子们当主角,让孩子们真正做完整的项目,完全区别于当下的创业教育。然后再定期做点公益,告诉小朋友们什么是“创业”、什么是“创新”,什么是“创造”,怎样去做一个小小的创业创新,怎么去做一个路演……